天津时时彩开奖走势图|天津时时彩200期走势图
ENGLISH

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唐山時的重要講話: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,災害種類多,分布地域廣,發生頻率高,造成損失重,這是一個基本國情。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,我們不斷探索,確立了以防為主、防抗救相結合的工作方針,國家綜合防災減災救災能力得到全面提升。要總結經驗,進一步增強憂患意識、責任意識,堅持以防為主、防抗救相結合,堅持常態減災和非常態救災相統一,努力實現從注重災后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,從應對單一災種向綜合減災轉變,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,全面提升全社會抵御自然災害的綜合防范能力。防災減災救災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,事關社會和諧穩定,是衡量執政黨領導力、檢驗政府執行力、評判國家動員力、體現民族凝聚力的一個重要方面。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,要著力從加強組織領導、健全體制、完善法律法規、推進重大防災減災工程建設、加強災害監測預警和風險防范能力建設、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礎設施抗災能力、提高農村住房設防水平和抗災能力、加大災害管理培訓力度、建立防災減災救災宣傳教育長效機制、引導社會力量有序參與等方面進行努力。

公眾理解

相關鏈接

 

回味采集——許紹燮學術成長資料采集心得

 

作者:邊銀菊 秦軍 來源: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:2017/3/20 11:02:49

 

 

  (一)我們的采集

  采集到現在已經進行了一年多了,回味起來,感慨良多。

  回想剛接到課題時,惴惴不安,感到無從下手,完全是陌生領域的研究課題。好在有先例(研究所有曾融生院士和胡聿賢院士兩個采集先例)、有指導(負責胡院士采集的劉愛文研究員的指導)、有培訓(采集工程領導小組組織的培訓班)。

  在學習了要求和先進經驗后,我們初步擬定了采集計劃,按計劃推進采集工作。下面我給出我們的大致工作步驟和注意要點供大家參考。

  1. 從互聯網和已有圖書中查找許紹夑院士各種資料,初步捋出許紹夑院士年表。這一步主要用于寫項目申請意向書和任務書,在項目啟動匯報中用。

  2. 查閱研究所許紹燮院士的人事檔案,修正許紹夑院士年表,理出許紹夑院士學術成長過程的幾個節點。

  3. 按節點擬定訪談內容,與許紹夑院士協商后,確定訪談內容和外圍受訪者。

  4. 擬定訪談提綱,聯系受訪者,商討訪談內容,確定訪談時間、地點,進行音視頻訪談。最后還要按要求進行音視頻文字化,要求語言通順,忠于原意。

這里要注意受訪者提到的人物和地點信息,有可能需要去做深入采集。

  5. 同步進行音視頻外的其他資料采集,從許紹夑院士家、許紹夑院士辦公室采集各類資料,同時也從互聯網上查詢許紹夑院士的相關信息。

  6. 邊搜集資料邊進行資料的整理分類、數字化和資料長編。這點很重要,否則時間長了,會遺漏一些信息。

  資料采集需要集中和零散結合。集中基本是批量的,如許紹夑院士本人提供的五個整理箱的各類資料,還有院士辦公室里的資料;零散資料就需要平時隨時關注,如網上、書中、文件等,要隨時關注,隨時采集相關資料。

  7. 編寫研究報告提綱,進行報告的撰寫。

  在平時我們搜集資料時,也要注意報告素材的搜集。要寫好研究報告,就要熟悉節點、熟悉資料。平時看書、看電視劇時,相關時間段的事件我們就可以聯系起來。如邢臺地震時周恩來總理看581地震儀的照片,照片里沒有許紹夑院士,但是通過對許紹夑院士的采集,我們知道那個儀器是許紹夑院士研制的,這就是很珍貴的照片資料了,可以寫在資料長編和研究報告中;看電視劇《馬蘭謠》,其中林俊德院士與許紹夑院士有著相似的人生經歷,可以說是他們生活的那個時代的特征,也是他們成長的共性……諸如此類,這些素材的搜集,有助于研究報告的撰寫。

  

  (二)我們的團隊

  接到中國科協的采集任務后,研究所領導認為采集工程很有意義,對采集工作給予了大力支持。指定專人負責項目,允許項目負責人從全所范圍挑選項目組成員。張東寧副所長親自協調計財等部門,對儀器設備的購買開放綠燈,保障了項目的順利實施。辦公室主任肖春燕為我們提供了許紹燮院士的相關資料,離退辦的劉麗主任、柴金梅副主任在聯系老同志時,幫助查找電話,給予了大力協助。

  為了不影響日常的業務工作,項目組用人的原則就是以最少的人力完成實際采集工作,還要盡可能地利用業余時間。因此實際上只有3個人承擔了全部采集工作(后期增加1人),每個人都是身兼數職。人少則每個人的能力就很重要了,慶幸的是我們找對了團隊成員。

  秦軍負責全部音視頻采集、拍照,同時也參與訪談提綱擬定,與受訪者聯系,音視頻資料的整理,印刻、感悟和研究報告的寫作等。在進行外圍采集時還要負責開車(他本人是行程百萬公里的老司機,因為野外工作走遍了祖國的山山水水),甚至在許紹夑院士住院時,秦軍還擔任了理發師,給許紹夑院士理發。可以說是集攝影、攝像師、理發師、司機、畫家、作家于一身的多面手,當仁不讓的采集團隊主力成員。

  侯爵認認真真,踏踏實實,承擔了全部資料數字化、口述資料的文字化整理,還負責資料分類、資料清單的編輯和資料長編、年表的編寫工作。

  任夢依因侯爵另有任務而后期加入。聰明好學,接受能力強,負責后期資料長編、年表的撰寫和歷史資料的查詢采集。

  邊銀菊是項目負責人,基本上全程參與了采集工作。編寫項目書、設計實施方案、與許紹夑院士溝通、確定受訪人、擬定訪談提綱、聯系受訪人、進行訪談、采集各類資料、校對口述資料文字、擬定報告提綱、提供參考文獻,對印刻和研究報告進行修改等,從技術上對項目進行全面把關。

  在寫作方面,我們最初也是想找人來寫研究報告,但當我們采集一段時間,積累了一定數量的資料后,發現其實我們自己也是可以寫的,而且自己辛辛苦苦采集來的資料,知道其價值所在,寫起來更能駕輕就熟。秦軍同志執筆的樣章在中期評估時受到專家們的好評,這也給了我們信心。因此我們決定由我們團隊自己來寫我們的研究報告,也就是許紹夑院士的傳記,我們可能寫不出華麗的辭藻,但我們肯定能用樸實的語言寫出真實的內容。

  我們的采集經驗說明,組織好采集團隊是非常重要的,是采集工作順利進行的有力保障,最好邀請全能的“多面手”參與采集。當然還要充分發揮團隊成員的能力,選合適的人做合適的事。另外要確保團隊核心成員熟悉全部工作,掌握所有已采集到的資料,這樣在采集人員少的情況下也是能夠較好地完成繁重的采集任務的。

 

  (三)我們的足跡

  采集中,我們幾乎走遍了許紹燮院士生活工作過的所有地方,浙江的杭州、紹興、衢州、溫州,上海,南京,廣東河源,福建廈門、浦城,云南昆明,重慶等,不辭辛苦地采集著許紹燮院士的成長資料,當然這中間也有曲折。

  1. 尋找葉芝偉老師的經過

  葉芝偉老師是許紹燮院士在衢州中學時的同學,聯系方式只有多年前葉芝偉老師給許紹夑院士的一封信,上邊有葉老師的通訊地址和家里及單位的電話號碼。而這兩個電話我們打了無數次,反復聯系都沒人接聽,就是聯系不上葉老師。我們沒有氣餒。

  許紹夑院士這邊沒有其它線索了,我們只有靠自己。在網上反復查葉芝偉老師的信息,終于發現了點兒蛛絲馬跡:《開國將士風云錄》中記載葉芝偉曾經在“重慶二野軍大校史研究會”(全稱為“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事政治大學校史研究會”)任職;還曾任重慶市社會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主任。前一個信息就是許紹夑院士提供給我們的信息,后一個信息我們繼續查時發現,查不到“重慶市社會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”的任何信息。

  只有繼續不斷地打上邊兩個電話,依然沒人接。通過重慶的114查號臺也查不到“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事政治大學校史研究會”和“重慶市社會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”的電話。一直思索著怎樣才能找到葉芝偉老師,突然琢磨通過“重慶社會科學院”是不是能找到“文獻情報中心”的電話?于是又在網上查“重慶社會科學院”,終于找到一個電話號碼。打過去,居然有人接了,我問“重慶市社會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”的電話,他說“文獻情報中心”已經改為“圖書館”了,圖書館的電話就是我現在打的電話。我問葉芝偉老師的信息,對方說他退休了,讓我找老干部管理辦公室,還熱心地給我們提供了老干部管理辦公室的電話。真是“功夫不負有心人”,終于找到葉老師的信息了,當然后邊的聯系依然不輕松,費盡周折,但通過我們的努力終于聯系上了葉芝偉老師。這中間花了大約一周的時間,打了無數個電話。

  2. 尋找馬道峪地震臺的經歷

  2015年7月25日,周六。天氣晴、氣溫33℃,空氣濕熱。避開交通高峰,我們一行驅車前往北京市懷柔區慕田峪長城腳下,找尋1966年架設的我國第一批遙測臺網(老八臺)之一的馬道峪地震臺。下午來到馬道峪,仍是烈日炎炎,下車后一股熱浪撲面而來,背著相機包,沿著公路東側的村莊小路,蜿蜒地向著臺站所在的村子里的山坡走去,一路上坡,不一會兒,滿面汗水,襯衣前后濕透了,真熱!

  向前走約四五百米,轉過頭向村子北邊的山坡上望去,在板栗和核桃樹茂密的樹叢掩蓋的半山坡上,矗立著一座新的臺站,估計在它的附近有我們要尋找的老臺站。繞過老百姓的房子,房后修有上臺站的水泥臺階,沿著陡峭的之字形臺階,我們上到了新臺站門前,向四周觀察,新臺站門前左側有半截陳舊的灰磚墻,墻內長滿了雜草,撥開雜草,只見半截灰墻內,有一個水泥做的擺墩,看到這個擺墩,興奮得一時忘記了炎熱的天氣,忘記了渾身上下的汗水,開始從不同的角度照相,采集。觀察了老臺站,估計擺房也就2平方米大小,當時不會有上去的臺階,維護時工作人員爬上爬下,一定很辛苦。這次尋找馬道峪臺站,比較順利,而且還找到了老臺的遺址,達到了預期的目的。

  下山后,才感到口渴,一口氣喝下了一整瓶礦泉水,穿著濕透的襯衣,給腿上、胳膊上被蚊子叮的十幾個包涂上藥,返京。

  采集資料不都是那么一帆風順的,在遇到挫折時還需要有耐心和恒心,要鍥而不舍、不畏艱辛,而支撐這一切的是我們采集人員的責任心。負責、盡心盡力地去采集,不給自己留遺憾。

 

  (四)我們的訪談

  到目前為止我們對許紹夑院士本人已經進行了6次訪談,還訪談了其他相關人員共計20人,每訪談一次都會給我們留下感動,讓我們的心靈受到洗禮,對老同志們不由得肅然起敬。同時,老同志們,尤其是老地震人的那種嚴謹的學風、忘我的工作精神讓我們深受教育。

  葉世元老師是許紹燮年輕時生活中的好朋友、工作上的好搭檔,已經90歲高齡的他,欣然接受我們的采訪。在采訪和回訪后,葉世元老師發了數封郵件說明自己覺得采訪中說得不嚴謹的地方,還為他的上海口音給我們帶來的麻煩表示歉意。

  劉寶誠老師,雖然已經83歲高齡,可是記憶力驚人,不用提問,不拿手稿,侃侃而談數個小時,講故事一樣地把我們想問的問題都講到了,把我們沒想到的與許紹燮院士有關的問題也講到了。

  王碧泉老師,76歲;夏恩山老師,81歲,訪談前以他們過去做科研工作特有的工作精神、工作態度,做了認真、詳實的準備,給我們提供了圖片、照片、論文和訪談稿。

  錢錦昌大使,79歲,跟許紹夑院士做過多年鄰居,追憶了許紹夑院士過去的很多事跡,認為許紹夑院士是一個了不起的科學家,對國家有重大貢獻。

  徐道一老師,82歲,堅持不用我們接送,自己坐公共汽車來接受我們的采訪,還帶來4本厚厚的他的專著送給我們。訪談中抒發了對許紹燮院士的敬仰之心,對許紹夑院士為人民服務、為人民減輕災害的信念的欽佩之情。

  閔子群老師,86歲高齡,訪談后堅決不收訪談費,她說:“人的追求是不同的。”

  當然我們也有遺憾,就是蘇剛老師,因病在2016年2月去世,我們很遺憾失去了寶貴的采訪機會。

  采訪老一輩地震人,非常欽佩他們的工作態度,在當時物質匱乏的年代,他們能夠土法上馬,因地制宜,就地取材,他們為我們的地震事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。采訪中我們時常想:以老一輩地震人嚴謹認真忘我的工作態度,放到現在的條件下,什么事干不完美啊?不由得讓我們從內心深處向老一輩地震人致敬!

  對老同志們的采訪最初并不是很順利的,很多老人因為身體等各種原因推脫。但我們也是執著、認真的,經過耐心地反復聯系、解釋、溝通,直到老人們認可采訪、同意訪談提綱。我們被老人們的認真感動時,老人們也說你們太認真了,因為你們認真,我們也要認真地接受采訪,幫你們完成任務。

  所以認真是互相的,我們很認真做著采集工作,老人們幫著我們認真地完成采訪任務。以認真、負責任的態度去做訪談,可以打動人心。

 

  (五)啟迪

  許紹夑院士,一位沒有上過大學的院士。他沒有受過高等教育,但他勤奮好學、踏實肯干、善動腦筋、勇于創新。他從工作需求出發,補上了所需的各門大學課程,并將所學應用到實際工作中,所以他的成功不是偶然的。

  他的成功與他的家庭有關。他的家風儒雅、謙和,父母對他言傳身教。他的父母重視教育,即使在日寇入侵,顛沛流離、到處逃難之時,他的學業也幾乎沒有間斷過。

  他的成功與抗戰的氛圍有關。逃難的日子讓他對日本鬼子深惡痛絕,衢州中學讀書時,科學救國的思想在他的心中深深扎根,促使他刻苦學習(尤其是物理)。

  他的成功與新中國的成立有關。建國伊始,一窮二白,百廢待興,對人才的需求使他有機會走入科學殿堂。

  他的成功與機遇有關,但也是勤奮的結果。正因為他在中學時就自學了大學物理,使他能夠從600多人中脫穎而出,考入中科院。

  他的成功與老一輩愛國知識分子(趙九章、李善邦、傅承義等)有關。他們無私地扶植培養,使許紹燮那一代青年人能夠茁壯成長,長大成才;他們憂國憂民,身體力行,愛國敬業,為許紹燮那一代青年人樹立了崇高的榜樣。

  他的成功與他身邊的同事有關。張奕麟、葉世元是他工作中合作的好伙伴,他們有著一致的進取心和共同的愛好,他們互相促進,共同進步。

  他的成功與自己的勤奮好學、創新開拓、堅持執著有關。

  他的成功與對事業的熱愛有關。因為熱愛,才會在需求的牽引下,努力學習,刻苦鉆研,才會發揮主觀能動性,兢兢業業,踏踏實實做學問。

  他的成功更與先輩的教誨有關。趙九章所長“科研要急國家之所急,還要先走一步,為國家長遠需要早做準備”的思想,他牢記在心,對我國防震減災事業有高度的責任心。

  ……

  從幼時的“為母親爭氣”,到衢州中學時的“科學救國”,最后“為國家爭光”,有了這樣的思想飛躍,才有了許紹燮院士的一切成就,才有了受人愛戴敬仰的許紹夑院士。

  許紹燮院士,為我們樹立的是一座豐碑!

  采集到現在,任務雖然還沒有完成,但已經讓我們感慨很多。采集工程項目不單純是一項研究課題,更是一種責任,留給后人的不僅僅是科學資料,更是寶貴的精神財富!

 

(作者邊銀菊系中國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第七研究室副主任、研究員;作者秦軍系北京國家地球觀象臺綜合管理辦公室副主任) 

 

邊銀菊與許紹燮院士(左)做訪談前討論

 

邊銀菊在醫院與許紹燮院士(右)討論采集內容 

 

邊銀菊采訪與許紹燮院士一起工作過的90歲高齡的葉世元先生(右)

 

采集組成員秦軍在醫院病房給許紹燮院士(左)理發 

 

《中國科學報》 (2017-03-20 第8版 印刻)

發布時間:2017年03月23日

天津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稳赚四肖三期必开一期 新江时时彩五星走势 凯撒国际娱乐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 美高梅博彩app下载 北京pk赛车139开奖历史 极速时时走势图 五分pk拾计划网页版 棋牌游戏下载 时时彩龙虎怎么刷流水